您的位置:文秘網 > 心得學習 > 讀后感 > 正文

觀看電視劇《風箏》有感五篇

讀后感范文 相關范文 編輯:夏桐 發布時間:2019/10/26

觀看電視劇《風箏》有感五篇

文秘網是專業的范文網站,每日更新大量熱點文章,同時,我們有一支專業的寫作團隊,為客戶提供高質量的原創文章定制服務。如果下面的范文沒有合適的,您可以通過企業QQ:400012855或者寫作電話400-012-1855聯系我們,我們將為您提供最優質的一對一的服務。

【篇一】

黨性是無產階級的階級性最高最集中的表現,是衡量黨員階級覺悟的高低和立場是否堅定的準繩。最近,北京臺電視劇《風箏》的熱播,引起大家廣泛的關注,據說這是一部最能體現共產黨員黨性的諜戰劇。

看了《風箏》,重新回顧了共產黨多年來的風雨旅程,該劇以潛伏于軍統內部的共產黨特工“風箏”的人生與情感經歷為主線,講述一個共產黨情報員跌宕起伏、滄桑苦難的半生歷程。“風箏”不僅在國民黨時期面對誘惑而保持忠貞,并且在建國后,面對群眾的質疑及廣大干部的誤解、特殊時期的壓力一直保持積極樂觀向上的精神狀態,這一切都是因為共產黨員的黨性,這種黨性激勵著“風箏”完成黨交給他的最后任務抓到國民黨特務“影子”。而且“風箏”在遇到自己的親情、愛情和為黨為國為人民的抉擇時,“風箏”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后者,充分體現了中國共產黨人秉忠為國、犧牲自我的高風亮節。也仿佛讓我的心靈受到一次洗禮,明確了許多自己以前不曾知道或記憶模糊的東西,看了之后心潮澎湃,忘不了革命前輩在硝煙中前赴后繼,忘不了無數英雄為祖國解放事業而奮不顧身,曾經的苦難,曾經的悲愴,讓人難忘,今天的成就,今天的偉業,讓人自豪。

習近平在指導河北省委常委班子專題民主生活會時發表重要講話就提出,黨性是黨員干部立身、立業、立言、立德的基石,必須在嚴格的黨內生活鍛煉中不斷增強。要增強黨內生活的政治性、原則性、戰斗性,使各種方式的黨內生活都有實質性內容,都能有針對性地解決問題,堅決反對黨內生活中的自由主義、好人主義。黨內生活要交心,黨內同志要做諍友、摯友。在這全國高舉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我們黨所面臨的執政考驗、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考驗、長期性和復雜性外部環境的考驗不比開創奮進的戰爭年代時期所面對的簡單,這就要求我們更加具備登高望遠、居安思危、勇于變革、勇于創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滯的犧牲自我的品性。我們不能把革命先輩為國為民、舍小家為大家、犧牲自我的高貴黨性束之高閣,而要讓其植入共產黨人的血脈中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這也是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上習總書記關于堅定不移全面從嚴治黨,不斷提高黨的執政能力和領導水平的根據。

劇中無數優秀共產黨員的事跡告訴我們,加強黨性修養,強化黨性意識,要求共產黨員必須自覺地在實踐中進行自我修養和刻苦學習,在改造客觀世界的同時改造主觀世界,把黨性修養視為黨員政治生命全過程中須臾不可放松的政治任務。我們每一位黨員干部都應樹立這樣的觀念:在組織上入黨,只是一個驛站,而不是終點;在思想上完全入黨,是不懈追求和艱辛跋涉的終生目標,而加強黨性修養,嚴格自律,重視自我改造、自我完善,正是思想上入黨的必由之路。一個政黨永葆長青的關鍵就是要保證這個政黨的黨性,如果喪失了這種黨性,那么他將會變成尸位素餐的行尸走肉。我認為我們黨從毛主席時期就已經認識到:我們已經找到新路,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就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我們要時刻牢記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并自覺踐行。把為人民服務貫穿于日常工作中,把提高人們幸福感作為我們黨建工作的出發點和根本立腳點。歷史實踐證明,重視黨性教育,加強黨性修養,開展黨性實踐,是我們黨依靠自身力量堅持真理、修正錯誤的重要法寶,是廣大共產黨員始終保持堅強黨性的根本途徑。

黨性鍛煉和黨性修養的提高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而是長期堅持不懈的過程。今后,我將在思想上、宗旨上、作風上、守紀律上不斷學習和提高,務必使自己的黨性修養不斷提高,把黨性教育落實在實際行動中。重溫黨史,讓我看到只有不斷超越自己,才能走向成熟,對我而言,要進一步堅定理想信念,牢固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提高馬克思主義理論水平,始終保持清醒頭腦,鞭策自己矢志不渝地跟黨走。

【篇二】

一、理性蒙太奇的創作手法

我想,弄清楚《風箏》的創作手法和敘事方法,可以正確理解這部電視藝術作品。傳統上,電視劇的創作手法,或是浪漫主義,或是現實主義。從全片來看,一方面,該劇有積極浪漫主義的一些特點,比如,對比、夸張和想象,蒙太奇手法隨著敘事主題、創作思想而走等;另一方面,該劇也有一些現實主義的特點,比如形象的典型性,敘事的客觀性,不是純粹的抒發個人感情,而是意蘊深刻的理性傳達等。這樣看來,不能按照單一標準來審視該劇了。我感覺到,一部讓千萬人淚奔而“委身”的作品,一定有其相應的創作手法。以下嘗試從視覺元素、聽覺元素和聲畫關系上尋找。

其一,視覺元素。整體上看,該片寫意的多,寫實的少。而且,其寫意具體到了敘事單元。在敘事單元的色彩配置上,更多的是注重表現力而不是形式美,即注重表意或隱喻。在構圖方面,遵循的多是內容原則而不是形式原則,即服從劇情的原則。其二,聽覺元素。在人聲、對話和畫外音方面的處理上,該劇重在對話,畫外音的運用也很突出;它的音樂,無論是場內還是場外,都以烘托思想、營造意境為主。其三,聲畫關系,即在剪輯技巧上,該劇既不完全屬于表現蒙太奇,也不完全是敘事蒙太奇,其聲畫關系的處理,注意力放在人的內心活動表現上,有著鮮明的思維蒙太奇或理性蒙太奇的特征。理性蒙太奇原本是屬于前蘇聯蒙太奇學派的一種電影藝術理論,后來也運用于電視藝術。這種理論主張在劇中通過畫面內部的造型安排,促使觀眾將視覺形象變成理性認識;這種理論還認為視聽藝術不在于形象地表現現實,而在于表現概念。《風箏》的創作正是這樣的,我想以第43和44集為例看看。

在第43和44集中,有三個敘事單元,一個是秋荷一家的場面,一個是郭志文審問鄭耀先的場面,一個是徐冬秀審問韓冰的場面。這些場面的敘事,其鏡頭剪輯重在依靠心理邏輯進行連接,視聽邏輯的連接只是輔助。比如郭志文審問鄭耀先的過程中,當郭志文拿出宮門倒這枚特務接頭所用的郵票時,鏡頭轉到了鄭耀文的臉上,給出了面部特寫,并呈現出了聯想回憶畫面。對郭冬秀審問韓冰的劇情,也采取了同樣的剪輯手法。這一手法的敘事,達到了“影子在找風箏、風箏在找影子”效果,塑造出了“證據”、“真相”的概念。這樣的聲畫剪輯手法是貫穿全片的,屬于連續敘事。這一手法的敘事,從藝術表象上看,是按一定意圖和邏輯關系將鏡頭內容剪輯在一起;從創作本質上看,是根據現實生活的邏輯和人們正常的思維方式來提升藝術思維高度,塑造不同于現實的視聽時空。換句話說,是通過視覺元素、聽覺元素和聲畫關系的的運用,塑造出概念、思想和哲理,從而構建作品與觀眾共同的思維時空。這,可概括為三個特征:概念性、思維性和連續性。理性蒙太奇的這些本質或特征,形象的表達就是:作品塑造了概念境域,觀眾獲得了現實觀感。

由于理性蒙太奇是《風箏》主導性的敘事手法,決定著全劇的思想內容和文化意義,是始終貫穿全劇的藝術思維方式。因此,我把它提升到全劇創作手法的高度,而不是僅指其中聲畫關系的技法或鏡頭畫面的組合。以理性蒙太奇看《風箏》,我想可以避免一些“細節的真實”誤區,有助于全面和深入理解該劇的思想內容和文化意義。

二、以信仰為核心的系統性構思

《風箏》的劇情構思和敘事是全面的。比如,劇中的人物語言、事件場景、場景背景都能符合當時社會與人們生活的實際,音響、色彩、對白、場景也是相互烘托、互相呼應;還有,該劇做到了人物的結局符合人物的歷史發展規律,事件的發生符合事件的歷史發展規律等。不過,我認為這些是表象的、工具性的、形式的,它的本質的、目的的、內在的東西是什么呢?我認為是理性蒙太奇所塑造出來的概念和思想系統。概念是三個:個體的血緣親情、群體的忠義倫理和社會的階級信仰。思想系統是指圍繞這三個概念間的矛盾沖突而動態呈現的視聽時空。三個概念之間不斷地沖突或交融,構成了全片的主旋律。可以說,所有的敘事單元都是圍繞這個主旋律進行的,所有蒙太奇技法都是為了實現這些概念、旋律和其中的主題。

(一)信仰及其對信仰的執著。信仰是《風箏》最核心的概念,也是最高的概念。而靈魂中的靈魂,又是無產階級者對共產主義信仰的執著。

首先,我們看看軍統特務韓冰身上信仰概念的實現。韓冰這一典型人物形象的敘事,傳達出了民主信仰這一概念。例如,第39集,她宣稱“以民主的名義”與鄭耀先共舞。三十多年來,她潛伏于中共公安機關內部,百折不撓地想要完成軍統交給的任務,與她的這個信念是有關的。民主顯然也是崇高的,只是由于她的信仰是建立在沒落組織的基礎上,所以她的命運必然以悲劇告終。這在第46集的敘事很好地傳達出來的,也就是風箏鄭耀先去抓影子韓冰的劇情。影子韓冰說,“在延安,我想抓金默然;在山城,我想抓周志乾;可是,直到現在我都沒抓到鄭耀先。”

其次,我們看看中共偵察英雄鄭耀先身上信仰概念的實現。第38集對這一概念的敘事細微而生動。馬小五已學習和訓練多年了,但無論學到了多少偵察本領,鄭耀先都認為他未出師。因為,在鄭耀先看來,只有當馬小五從內心樹立起了共產主義信仰之時,才是出師之時。“小五啊,該教的都教給你了,按理說,你已經是個出類拔萃的偵察員了,可在我看來,你確實還缺少了點什么,這就是我說你不合格的原因。”“我少了些什么?”“對理想的執著,也可以說是一種信仰,那是一種甘愿為理想獻身的信念,情報人員如果缺少了這一點,就等于沒有了靈魂,你懂嗎?”“如果以我們的角度,是不是應該有為共產主義而獻身的信念?”“對!”(第38集)而馬小五終于沒有辜負鄭耀先的期望,成為了優秀的中共偵察員。

最后,我們還可以看到,信仰及其無產階級者對共產主義信仰的執著,這一主題是貫穿全劇的,其敘事是首尾呼應的。第1集,鄭耀先把自己的同志送上刑場,用軍統的語氣問:“年紀輕輕的就死了,圖個什么呢?”回答:“信仰。”在最后的第46集,鄭耀先去世前向組織提出的僅有的要求是“我想看一次升國旗”,救護車停在天安門廣場的旗桿下,“起來,不愿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血肉鑄成我們新的長城”的國歌響起,字幕同時呈現,躺在救護車里的鄭耀先顫顫巍巍舉手向國旗敬禮,他在先進組織的信仰中得到了永生,譜寫馬克思說的“無產階級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最后解放自己”的格言。

(二)個體情感與階級信仰的概念,以及兩者的關系。個人感情、個人生活與階級信仰、國家事業的關系,這是《風箏》主旋律的又一重要主題。這主要是通過風箏鄭耀先、影子韓冰,以其兩人自始至終的矛盾關系得以塑造和表現的。在劇中,鄭耀先與韓冰兩人有著深沉可貴的人間真情,卻始終是針尖對麥芒的敵人,“他們倆,從來都針尖對麥芒,除了你死我活就沒有別的了。”(第37集)全片在這方面的敘事也是相互照應的,從第8集開始,直到最后的第46集都反映了這個主題。以下我們來看看兩段精妙絕倫的對白。

第8集,延安舞會劇情的對白。韓冰,“金先生,怎么?不請我跳一曲嗎?”金默然(鄭耀先),“韓小姐好象不是太喜歡我,我呢,是個知趣的人,膽子又小,不好意思請你跳舞。”韓冰,“你怎么看都不象是沒有膽識的人哪,沒關系,讓我們以民主的名義共跳一曲吧。”金默然(鄭耀先),“你在此山,我在彼山,你在崖上,我在川底,看似很遠,其實很近。”“老漢跟女娃,其實他們本來不認識,卻因為信天游打得火熱,志趣相投,可是一到了飯點,又各奔東西,這像不像你和我?”韓冰,“我和你?你來我往有之,情投意合絕無,你我本是陌路,偶然相遇,也是你在此山,我在彼山。聽著很近,其實很遠,一旦曲終,必將人散,你我依然還是陌客。”

第46集,風箏鄭耀先與影子韓冰共餐訣別這一劇情的對白,其實是所謂的“民主”信仰與共產主義信仰的較量,最后以前者失敗而告終。鄭耀先對韓冰說,“你終于像個女人了。”鄭耀先是在說:你是我心中眷念著的女人。韓冰答,“遇見你,我是沒有僥幸的。”在此之前,無論對其他追求者還是鄭耀先,韓冰的回答一直是“我干嘛要象個女人”,但此刻,她真誠地回答了鄭耀先:我是你的女人。鄭耀先說,“這個世上,沒有比我們倆更針尖對麥芒。”鄭耀先是在說:我倆本質上是階級敵人。韓冰說,“我抓鄭耀先干什么?他是我的伴兒。”韓冰是在說:在階級性上,我承認我失敗了,但在人性上我獲得了女人的幸福。鄭耀先說:“慢,我想看看你,……我想好好看看,找找特點,來世在人堆里面,一眼能把你認出來。”鄭耀先是在說:無產階級者也是有人性的,也是食人間煙火的,我深愛著你。韓冰說,“我想抓的是風箏。”這是在說:我作為社會人的意義是,要完成我的特工職責。鄭耀先說,“你能夠等著我回來,我領情了,我成全你。”這一方面是說,你作為我的階級敵人,是注定要失敗的;另一方面是說,我雖是你的階級敵人,但也是人,人是能理解人的,我能理解你。韓冰說,“我本來早該以死謝罪于民眾,只是想再見到你。”韓終于承認,沒落階級是不可能戰勝先進階級的,但承認自己如同鄭耀先一樣是人,也渴望擁有相戀相伴的人間真情。

(三)忠義倫理與階級信仰的概念,以及兩者的關系。《風箏》對此的塑造是細膩而豐滿的,是大手筆。從群體的塑造上看,“軍統六哥圈子”與“山城公安情報組”是兩者及其關系的充分體現;從個體的塑造上看,如果說鄭耀先的得意弟子宮庶是忠義倫理的化身,則他的關門弟子馬小五則是階級信仰(共產主義信仰)的化身,而鄭耀先是兩者的統一。這里,我們就以馬小五這個典型形象的塑造為例,而這,又具體表現在馬小五既稱呼鄭耀先為“師父”又稱為“同志”這個細節上。第38集,馬小五按照組織的安排,到勞教農場守護鄭耀先,當鄭耀先問為什么時,馬小五不能說,只得回答:“師父,你就別問了,行嗎?”馬小五為了安慰處于困境中、心境憤懣的鄭耀先,喊到,“周志乾同志!”又比如,在第44集,馬小五想一直隨車護送昏迷著的鄭耀先逃離山城,但被負責的解放軍戰士要求下車時,馬小五嗚咽著呼喊昏迷的鄭耀先,“師父,你還能不能活過來?”“中國這么大,我到哪里去找您?師父,您給我出個主意啊。”(第44集)當鄭耀先告訴馬小五,韓冰就是影子時,馬小五不敢相信,說到,“周志乾同志,你胡說。”(第45集) 當昏睡了一天一夜的鄭耀先蘇醒過來,一直守候在床邊的馬小五說,“周志乾同志,你醒了。”并告訴他說,“周志乾同志,組織已經給你落實政策,從今往后,你再也不是囚犯了,是中華人民共和一個公民。”(第46集)

《風箏》的前半部分,重心是忠義倫理,忠義倫理是通過“軍統六哥圈子”,即郭伯川、宋孝文、趙一簡、宮庶等幾人為核心的群體來塑造的。所塑造的忠義倫理,整體上否定著階級信仰而具體地繼承了階級信仰(民主信仰)。鄭耀先在軍統頭子戴笠的要求下收宮庶為徒弟的敘事反映了這一點。《風箏》的后半部分,重心是階級信仰(共產主義信仰),此階級信仰是通過“山城公安情報組”,即以鄭耀先、陳國華、袁牧、馬小五等幾人為核心的組織來塑造的。不僅如此,《風箏》的可貴之處還在于,所塑造的階級信仰(共產主義信仰),整體上否定了忠義倫理而具體地繼承了忠義倫理。鄭耀先在中共組織要求下收馬小五為徒的敘事反映了這一點。

為什么說鄭耀先身上集中體現了忠義倫理與階級信仰的統一呢?先看第36集關于鄭耀先愛徒心切的劇情。當鄭耀先聽說陳國華派自己學藝未精的徒弟馬小五到香港執行任務時,與陳國華吵了起來,說:“我不管那么多,反正我徒弟的命就是金貴,就是值錢。”這是忠義倫理的反映。馬小五繼承了忠義倫理的的精神,這也在第36集得到了塑造。當馬小五見到鄭耀先可能因“二罪并罰”而受難時,在辦公室給自己的領導陳國華跪下,“我求求你,救救我師父。”“你就把我師父的那些罪過給我扣上,我來替他頂罪。”作為中共黨員,這樣的舉動顯然是不妥的,但卻是馬小五繼承忠義倫理的反映。忠義倫理與階級信仰在整體上是矛盾的,但在具體的對象上是可以統一的。這個理念是通過鄭耀先這一典型形象的塑造與敘事傳達出來的。第39集集中反映了這一點。

在第39集,馬小五為了不暴露自己,跳樓而身受重傷,鄭耀先去見上級領導錢副部長時的劇情,我們來看看其中的對白。見到鄭耀先因徒弟受傷而生氣,不與自己握手,錢副部長說,“與其尷尬相見,不如不見省心。”鄭耀先傷心地說,你們“對不住的就我一個人么?我鄭耀先代表犧牲的陸漢卿,代表為革命獻身的曾墨怡、江心、程真兒,代表千千萬萬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而捐軀同志。請你回答,對得起那些同志嗎?”錢副部長生氣地說,“怎么還弄出個你們我們的,難道咱們不是同志么?”鄭耀先痛苦地說,“我們還是同志么?”“你敢說我是你的同志嗎?我是什么呀”。這里,為什么鄭耀先對于徒弟馬小五的受傷那么痛苦,反應如此激烈,甚至當面數落他的最高領導呢?以前,我們可能會認為鄭耀先培養的是徒弟,但看了第39集之后,我們就知道了,他要培養的是同志,是共產主義接班人。他的痛在于,共產主義接班人的培養是多么不容易。這樣的劇情與敘事,再造了階級信仰高于忠義倫理的理念。階級信仰高于忠義倫理的另一個表現是,鄭耀先無論有多大的傷痛,最終也服從了錢副部長的安排,親自去抓大特務宮庶,也就是自己以前的徒弟。讓我們看看對白。錢副部長說,“你帶出來的宮庶,你自己造的孽,你還想讓別人替你去還嗎?”鄭耀先說,“你是讓我去抓宮庶?”錢副部長說,“你以為馬小五是誰害的?為了馬小五,你還敢對任務推三阻四嗎?”“我就給你一晚上的考慮時間,記住,國家利益高過天,人民才是我們最深厚的情感。因為你是個共產黨員,是一切屬于國家的特殊職業者:勝利了,不能宣揚;失敗了,不能解釋;誓言無聲,英雄無語。”(第39集)至此,忠義倫理與階級信仰的沖突達到了高潮,也得到了解決。此后,劇情的重心就主要為塑造階級信仰(共產主義信仰)這一旋律而展開了。

總之,我認為《風箏》正確詮釋了個體、群體與國家三者之間的關系,即:國家利益以個人利益為基礎,但國家利益高于個人利益;階級信仰以群體意識為基礎,而階級信仰高于群體意識;群體意識以個體意志為基礎,而群體意識高于個體意志;階級信仰以個體意志為基礎,而階級信仰高于個體意志。就此而言,《風箏》無愧為新時代創新性的諜戰片,柳云龍被大眾譽為“諜戰劇教父”是不為過的。網絡上,“百度TA說”里的一個網貼說,《風箏》“被禁5年終于播出”。此訊息無論真假,其實都可以說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自信和文化自信的一種表現。

三、歷史與現實交融的深刻意蘊

根據理性蒙太奇的創作特征,以全面的眼光透視《風箏》第43和44集,在深層次上應當能夠產生這樣的觀感:渣滓洞革命者們《獄中八條》劇情和敘事,可以引發人們對于無產階級政黨這一人民組織健康發展的思考;關于一場反常規歷史運動的劇情和敘事,推開了思考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窗戶;典型人物形象及其活動所表現出的人性與社會性矛盾的劇情和敘事,無形中激發人們對社會主義革命與建設的思考。

(一)危世給盛世的危言。《獄中作條》是如何得來的?第43集開頭,山城公安局政委袁牧的對白,“這不是我寫的,我只是一名幸存的記錄者而已,當年關押在山城渣滓洞看守所的同志,他們預見到國民黨政權在潰敗前夕很有可能會進行瘋狂的大屠殺,大家有話對黨說。這獄中八條就是他們以生命和鮮血為代價,披泣赤誠的訴說,是集體意志和智慧的結晶。”《獄中八條》的內容是什么,在第44集前半部分,袁牧上吊自殺前,自言自語,念出來了:“一防止黨員干部腐化;二加強黨內教育和實際斗爭的經驗;三不要理想主義,對上級也不要迷信;四注意路線問題,不要從右跳到左;五切勿輕視敵人;六重視黨員尤其領導干部經濟、戀愛以及生活作風問題;七要嚴格執行整黨整風;八懲辦叛徒、特務。”《獄中八條》的性質是什么?有何歷史意義?“獄中八條是難友們在犧牲前留給黨組織的一份遺書,從黨的建設、組織發展和黨員教育三個方面進行了總結,是獻給新中國的一份禮物,是危世給盛世的危言。之所以這么做,是因為難友們真心熱愛黨,熱愛已經誕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劇中,人物的聲音和字幕同現,聲畫同步,很鮮明,敘事所營造出來的思維觀感很有震憾力。今天,我們在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上可以看到這樣的訊息:2012年12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審議并通過了《中央政治局關于改進工作作風、密切聯系群眾的八項規定》。這樣看來,《風箏》的藝術創作與現實政治生活似乎是同步的。這一藝術與現實之間的張力,我認為應該也只能用習近平《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2014年10月15日)來說明,不能是別的。

(二)反常規的歷史活動才是質變的歷史活動。“這場運動呀,是反常規的運動,好些問題也就有了反常規的結果。”(第44集)反常規的運動,當然不是常規的運動。但是顯然,常規的運動是一種運動,反常規的運動也是一種運動。而且,反常規的運動常常促使著事物產生質的變化,甚至是質的飛躍。既然是質的飛躍,那當然沒有持久性,但這正是反常規的價值和意義所在。事物發展持久性的表現是常態,而其躍遷式的短暫性的表現是反常態的,這樣“好些問題也就有了反常規的結果。”這就是辯證法。反常規的結果是什么?在第44集中,是影子尋找風箏三十年都沒有結果的結果,是風箏尋找影子三十年都沒有結果的結果。沒有這場反常規的運動,無論是影子還是風箏都只能各自帶著任務到地底下了。

歷史的真相,竟然是一場反常規運動中的革命小將揭示出來的,這是值得深思的。在第44集中,當郭文志狠狠地拽著鄭耀先的衣領怒吼到,“我們不光能找到你是鄭耀先的證據,我們還能找到韓冰是反革命的證據”時,這是如此地讓人震憾!所謂“鄭耀先的證據”,就是鄭耀先真實的歷史,即曾經是軍統身份的鄭耀先,亦即是長期潛伏于軍統陣營中的中共地下黨員這個真正的鄭耀先。這個劇情所引發的思維時空是如此震憾人心。人心的震憾,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現實與歷史的反差。現實為當下,歷史不在眼前,所以我們常受的困擾是,歷史的真相是什么?這是值得進一步反思的。第43集和44集的構思與敘事,其實為我們推開了窗戶。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號角早已吹響,為著明天,我們還能回避那歷史的真相么?

我想,以上這些,就是這兩集電視劇劇情和敘事所呈現的境域了。這或許就是理性蒙太奇這一視聽藝術的魅力吧。

(三)革命和建設不是敲鑼打鼓就能實現的,但革命者應當保持樂觀主義精神。陳國華與鄭耀先,一個被斗了七八回,一個被斗了二十多回。兩個老頭,在羈押室里,樂呵呵分享著被斗的經歷,交流著在被斗中避免痛苦的法門:“二十多回呀?那你沒被打死啊?”“我有招”“什么招?趕快教教我”“他打他的,我唱我的”“你都唱什么?”“有這個,小二黑結婚,霸王別姬,空城計。”這些對白,以及相關的敘事,導出了樂觀主義精神的概念。確實,歷史地看,這一精神是老一輩革命家的本質,是創業時代革命家的本質。為什么能樂觀?因為敢于直面革命的殘酷,因為勇于犧牲自己,因為有共產主義信仰,因為對這一信仰執著。

當然,革命隊伍的同志也有差別,《風箏》在這方面的塑造是豐滿的。典型的人物形象就是袁農,他是一位什么樣的革命者呢?是常常犯莽撞主義錯誤的革命者,是時常主觀盲動的革命者;更是滓子洞死人堆里僥幸逃脫的無畏的革命者;是在發現公文包的絕密文件被別人動過后,主動報告組織的無私革命者;是念念不忘給犧牲的同志報仇,狠狠扇著自己心目中反革命分子鄭耀先耳光的嫉惡如仇的革命者;是在暴風驟雨的革命運動中也沒有向柔弱女子潑污水投暗箭的善良的革命者。他,在一場反常規的運動中自殺了。歷史地看,組織里的成員不是都一樣地覺悟。這就意味著,組織必然會有領袖,來自群眾也始終在群眾之中的領袖,無論風和日麗,還是驚濤駭浪,都能帶領團隊和群眾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風箏》的可貴之處還在于,劇中的鄭耀先并沒有被塑造成超凡脫俗的個人英雄,“我沒長三頭六臂,沒這么能,是我錯了。”(第45集)《風箏》所塑造的他,或者存在于忠義團隊之中,或者存在于陸漢卿與陳國華常常給他“擦屁股”的組織之中。顯然,沒有那忠義團隊,就沒有軍統六哥鄭耀先;沒有那時常喝斥和護持著他的組織,就沒有中共偵察英雄鄭耀先。在第39集中,錢副部長說,“你以為你每次平安無事,都是你自己的本事啊?要不是有我們這些老家伙在暗中保護著你,你這把骨頭,早就化成灰了。”還有,第44集中,知道自己可能會被組織安排詐死,臨死前,鄭耀先對一直呵護自己的陳國華說,“老陳,你跟老陸一樣,為我擦了不少屁股。還有錢副部長,一并謝了。”因此,還不能說《風箏》宣揚的是精英史觀,雖然它在塑造群眾力量方面還有不足。

四、正能量的哲理之思

《風箏》這部視聽藝術作品,人們議論得最多的,闡發得最為深刻的是其中的人性與信仰問題。人性善惡問題是千古之思,也是日常生活中人們常受困擾的問題。比如,血緣親情是純粹的么?何為社會性,它只是一種抽象么?人性是善的么?社會性是惡的么?階級信仰就抽象或無情得那么讓人難以理解么?《風箏》在這些問題上有著形象的塑造和生動敘事,它以蒙太奇再造的藝術形式傳達出了正能量的答案。在我看來,其中還蘊含著思考這些問題的認識論基礎。

(一)實事求是的認識原則。這一認識原則,在《風箏》里的表現是“掌握直接證據”。掌握直接證據,這是情報事業的靈魂,“表面現象并不能給一個人定罪,關鍵是要拿出證據來”(第43集)。我們看到,1946年春以來,影子韓冰一直想抓住風箏鄭耀先,但都沒能完成此任務,就是因為一直“沒有掌握直接的證據。”還有,早在被造反派羈押時,鄭耀先就推斷出了韓冰就是中統特務影子,但沒有上報,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還沒掌握直接的證據,劇中的對白是:馬小問,“怎么不向上級匯報啊?”鄭耀先答,“我沒直接證據。”馬小五問,“那您現在就有直接證據嗎?”鄭耀先答,“證據,我有。”(第45集)可貴的在于,這些蒙太奇敘事,傳達出了實事求是是中國共產黨思想路線的意蘊,“我雖然被開除了黨籍和公職,但是黨教育過我,凡事一定要實事求是。”(第44集)

第43-44集的重頭戲是審問鄭耀先和審問韓冰兩場劇情,其敘事顯示出了特定的思維時空:一是塑造著“實事求是”這一情報事業的靈魂,一是塑造了一場反常規運動的特別歷史意義。前者的塑造,著眼點不僅在于影子韓冰間諜技能的登峰造級,還刻畫了無論解放前還是前放后,她都曾是公安機關高級人員的角色。通過對此角色及其活動的敘事,《風箏》進一步把觀眾引向后者,建立起新的思維時空,那就是:長期以來,敵特分子“影子”真實存在,很深地隱藏于人民內部,這是事實;如果從社會發展史的角度透視這個事實,則那場反常規運動的本質就可能得到揭示。不過,《風箏》似乎也注意到了還原那場反常規運動真實性的艱難,“你到底能不能說實話?怎么讓你說實話,比殺了你還難。”(第43集)。作為一部電視劇作品,它的文化功能可以到此了,不能苛求它能進入那哲理世界。那哲理世界就是:革命時期,敵我陣營是涇渭分明的,推動社會發展的矛盾雙方是外化的,因而是明顯的;建設時期,敵我陣營是水乳交融的,推動社會發展的矛盾雙方是內化的,因而是不明顯的。這一點,研究歷史的人們,或者沒有認識到,或者認識到了卻回避。但如果“凡事一定要實事求是”,則是回避不了的。

這里,我倒是簡單地認為,分析和回答人性善惡問題也罷,置疑社會的階級信仰性質也罷,實事求是是認識的基礎。

(二)人性與家庭倫理是可以統一的。對于家庭倫理,無論劇外的觀眾,還是作品的塑造者,都知道它應當是什么,這是觀眾與塑造者之間的默契與共識。然而現實中的家庭生活常常未如應當那樣應當,于是塑造者通過作品(《風箏》)塑造了既不是應當的時空,也不是現實的視聽時空,并以這一視聽時空“剝奪”著觀眾的身心。讓我們來看第43集所塑造的關于人性與家庭倫理的視聽時空。

秋荷、高君寶、周喬,此三人組建的家庭,她們之間有血緣關系么?沒有。她們分別來自三個不同的家庭,而且秋荷解放前是妓女,高君寶的父親是大特務,周喬的母親也是特務。她們來到這個世上,也都是赤條條的來,無所謂善惡。然而,她們之間的親情是那么的濃烈。哥哥以關愛之情,拽著小妹的辮子帶到門外訓斥,我們會責備哥哥不應當拽妹妹,但如此兄妹之情讓劇外的我們羨慕;秋荷喝斥女兒,一句“小祖宗,你慢點喝慢點喝”的母女之情,讓劇外的我們嫉妒。再看,秋荷對兒子君寶的訓斥,“你這當哥,就不知道讓著妹妹?”不聽話的女兒要去北京,秋荷說,“我給你備點衣服”,而哥哥則把平時瞞著母親積攢的零花錢給了妹妹,而當媽媽生氣舉起木片要打女兒時,哥哥攔著媽媽護著妹妹。這就是秋荷、高君寶和周喬三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家庭親情。我們現在的家庭是否也都還有如此濃烈的親情?我不知道。但愿是這樣!如果真是并且一直這樣,是常態,那么,我相信就不會有多少人在這個劇情前淚奔了。這個家庭親情的塑造,使得《風箏》成功地俘虜了觀眾,是觀眾心甘情愿地“委身”的一個重要原因。

難能可貴的是,對于人性與家庭倫理的矛盾問題,《風箏》最終給予了回答。這個答案是通過最后一集的最后字幕賦予的。該字幕可以說是畫龍點睛,神來之筆。“二十年后,鄭耀先的女兒周喬出版《他的軍旅生涯》,扉頁上寫到:此書謹獻給我最親愛的爸爸。”(第46集)這短短的約43個字,是這部視聽藝術品對于人性與家庭倫理可以統一的回答。在此之前,《風箏》的敘事都是在傳達人性與家庭倫理的矛盾,例如父親應當扶養女兒,可是,女兒四歲以后,鄭耀先僅見過她三次,更談不上撫養。而女兒呢?當鄭耀先在敵人的槍口下救出自己的兒子時,仍然沒有原諒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帶著兒子漠然離去。

(三)人性就在人的活動中,人性與社會性可以統一。關于這個問題,我們可以看看第46集,風箏鄭耀先與影子韓冰共餐訣別這一劇情,其中的對白是意味深長的,是驚天泣地的。鄭耀先對韓冰說,“你終于像個女人了。”韓冰答,“遇見你,我是沒有僥幸的。”這些,是這對真心相戀相伴老人身上共同的人性。風箏說,“這個世上,沒有比我們倆更針尖對麥芒。”這是鄭耀先身上的社會性。影子說,“我抓鄭耀先干什么?他是我的伴兒”,這是韓冰身上的人性,她最后是心懷著此人性死去的。這樣的“感覺剝奪”,觀眾是無法抗拒的,淚奔是必然的。風箏說:“慢,我想看看你,……我想好好看看,找找特點,來世在人堆里面,一眼能把你認出來”,這是鄭耀先身上的人性。影子說“我想抓的是風箏”,這是韓冰身上的社會性。風箏說:“你能夠等著我回來,我領情了,我成全你。”這里,鄭耀先身上的人性與社會性得到了統一。影子說,“我本來早該以死謝罪于民眾,只是想再見到你。”這里,韓冰身上的人性與社會性得到了統一。《風箏》所塑造的人性與社會性的統一,在第46集還有體現,即:中共無名英雄鄭耀先孤身進京見首長,并在國旗下國歌聲中去世的劇情。當老首長錢重文顫顫巍巍地接過病床上鄭耀先遞給“我想看一次升國旗”紙條時,當鄭耀先在天安門廣場國旗桿下的救護車里聽到國歌、顫顫巍巍地舉手向國旗敬禮而去世時,這位偉大的無產階級情報員,其畢生種種的個人情感、忠義倫理就這樣融入到了國家信仰之中。

結 語

《風箏》放映以后,對它的賞析,各種議論都有,尤其是它所塑造的思想內容,人們更是各持己見。比如有的說,該劇中,信仰摧毀了信仰者人性中最基本的東西,信仰至高無上而人性一毛不拔。此外,還有的說自己更認同未刪減的送審版,并發帖載明,未刪減版的最后結語是“信仰至高無上,到底至高無上到什么程度?到底要高到什么層次,才能夠讓你有一個決心,能夠犧牲到你最純樸人性中的那種基本關系。”而不是放映版的“二十年后,鄭耀先的女兒周喬出版《他的軍旅生涯》,扉頁上寫到:此書謹獻給我最親愛的爸爸。”我不知道這是真是假,但很不以為然。在我看來,無論是基于最后一集還是基于全劇,也無論是文字的所指還是敘事藝術的需要,這兩段結語根本不在同一個層次上,放映的遠比送審的高明得多。因為,誠如豆瓣上有位網友說的“文化藝術作品說到底是整個社會的精神產品”,我認為電視劇《風箏》說到底是整個社會的精神產品。百家爭鳴,這是好現象,我也這樣爭一爭,鳴一鳴。

【篇三】

近日,觀看了諜戰大劇《風箏》,在被緊張劇情所吸引的同時,也深深的感受到了到了共產黨人的堅定信仰。

信仰是堅守。鄭耀先,軍統魔頭,人稱“鬼子六”,手染多少共產黨人的鮮血,被共產黨和中統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人人得而誅之。他長期忍受著軍統的懷疑、中統的設局和同志的追殺,經歷了摯愛摯友橫死眼前、妻離子散、顛沛流離,即使是建國后身份也不能完全被承認,只得隱藏身份繼續執行任務,然而幾十年黑白顛倒的生活竟沒有將他擊垮,他憑著心中堅定的馬克思主義信仰將畢生都奉獻給了隱蔽戰線,“風箏”始終像一把尖刀插在敵人的心臟上,他也最終完成了組織交給的任務,找出了潛伏在中共高層的“影子”。

信仰是勇氣。在《風箏》中,有這樣一個劇情:被捕經受嚴刑拷打,為了保護“風箏”不暴露,他竟然一頭扎進敵人手中的竹簽壯烈犧牲。曾墨怡橫眉冷對敵人的槍口,面對敵人的質問她只是微笑而堅定的回應是信仰的力量讓她如此無畏“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正是有了這份“信仰”,才給了曾墨怡、陸漢卿等無盡的勇氣與力量,讓他們即使受盡折磨、遍體鱗傷,也決不低頭、從不屈服,毅然決然、英勇無畏地保護著自己的同志、完成組織交給任務。

對照鄭耀先的堅守、曾墨怡和老陸的勇氣,我們生活在當下的共產黨員真的應該好好地反省。我們是否做到了讓信仰和初心成為了自己的靈魂,是否做到了黨章中規定的共產黨員的責任和義務,更有甚者放松警惕滑向了腐化墮落的深淵,成為了人民的敵人。正如《人民日報》所倡導的那樣:每一名共產黨員應該再讀一遍黨章!每一名共產黨員都應嚴格以黨章為根本遵循,堅定信仰,堅守初心!

【篇四】

之所以用試評二字,是因為這部電視劇我是跟著北京一臺看的,我確定目前電視臺放出的版本并不能完全地體現編導意圖,而作為一個普通觀眾,我只能從現在所能看到的成品來感受,目前的《風箏》展示給我們的這些,已經足夠讓我必須寫點什么,以緬懷,以致敬,以反思。

《風箏》的主角,鄭耀先,一位共 產 黨打入國 民 黨高層的間諜。電視劇的前十九集,濃墨重彩地勾畫了鄭耀先的軍統臥底生涯,他儀表堂堂,智勇雙全,運籌帷幄,算無遺策。于是我以為劇情會順著“鄭耀先就是這樣一位優秀的間諜”這樣的發展進行下去,這也是柳云龍擅長的安全牌打法,把重點放在“諜戰”上,按這個路子走我相信他也能拍出一部優秀的諜戰劇,就象以往一樣。但是他沒有。

以第十九集結束為分水嶺,《風箏》的上半部與下半部氣質大相徑庭。第二十集開始,來到了共 和 國初建時期,隨著歷史新篇章的展開,情節轉變得令人猝不及防,昔日鮮衣怒馬的軍統風云人物鄭耀先大隱隱于市,在新 中 國里泯然眾人。此時的敘事風格也變了,上半部的風格總結兩個字“利落”,下半部則是“厚重”。柳云龍把他的視角調高,站在了歷史的高度來開啟下半部的“非典型諜戰”,從第二十集起,《風箏》突破了一般諜戰劇的格局,開始書寫歷史的背面,導演的格局變了,于是電視劇的格局也隨之而變,它由開始的“一部好看的諜戰劇”變成了一部厚重的史詩,一部信仰的頌歌。

《風箏》的前十九集,我看得大呼過癮,二十集以后,我為導演的氣魄豎大拇指,再后來,我只有肅然起敬。作為一個老牌的文藝工作者,柳云龍想必拿到劇本的時候,已經知道此事難為,但他還是做了。柳導是條漢子。以后我一定不說你自戀了,雖然你絕對有自戀的資格。

帥哥容易成功,但帥哥不容易獲得認可,以前的柳云龍無疑是成功者,他拍的連續劇都算精彩,還自導自演,顏值、技術都撐的起來。他拍戲有自己的套路,算得上純熟,但是《風箏》與他以前拍的片子不同,本質上的區別就是這部電視劇不能用精彩來形容,這兩個字完全不能概括,而是更加厚重的,充滿著力量——信仰的力量,這使得這部電視劇與眾不同。還是那句老話,一個導演,他的情懷決定了他的格局。柳云龍突破了自己。

《風箏》探討的是信仰問題。它與黨 派無關。

對比來說的話,同樣是諜戰題材,《黎明之前》偏重寫的是敵我斗爭中的“人性”,《風箏》則偏重寫了敵我斗爭中的“黨性”。我們極少見到這樣強調“黨性”的電視劇,以至于里面的人物,大都顯得不那么親切,甚至很多時候,人物做出的選擇我們理解不了。但是,處在哪個時代,人做出的選擇一定是符合當時的境況的,人物做出的選擇,實質上是時代的選擇。

鄭耀先這個角色,甚至不能堂堂正正地站出來證明自己,他幾乎一生都背負著污名,尤其在下半部的劇情里,再如何智謀出眾的人物,也難以避免被時代的洪流所淹沒。但他仍默默地做出自己的生死選擇。這需要多么堅定的信仰。慷慨就義易,從容赴死難,一個間諜,就是要有“爛在敵人的心臟里”的覺悟和決心,這句話,知易行難。《風箏》的下半部,鄭耀先歪斜著身子,形容枯槁已不復當年風采,但卻始終未忘記使命。他甘愿犧牲,為的是心里的信仰。我甚至認為,個人心中的信仰,與某個人、某個組織可以無關。

所以到了最后,鄭耀先提出個小小的要求,想看升國旗,那面國旗對他的意義,不只是一面國旗而已。同樣對于觀眾,也不只是一面旗幟,它是信仰,不止是鄭耀先的,同樣也是馬小五的,陸郎中的,甚至是宮庶的,韓冰的,它屬于所有為了信仰甘愿奉獻生命的人們。

風箏已然落地,而信仰,高高飄揚。

【篇五】

“勝利了不能宣揚,失敗了不能解釋,誓言無聲,英雄無語,國家利益高過天,人民才是我們最深厚的情感,因為你是個共產黨員,是一切都屬于國家的特殊職業者。”電視連續劇《風箏》以宏大的歷史背景、跌宕的寫實劇情給我們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主人公鄭耀先所代表的一代共產黨人,為了偉大的革命事業,奉獻了自己的一切。劇情始終高高舉起的那面共產主義信仰的旗幟,還有貫穿整部作品的堅守信仰的故事,不僅深刻詮釋了共產黨人“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革命精神,也深深感染和教育著后來人。

一部被稱為經典的作品,我想不僅應該能夠用情節打動觀眾,更應該能夠給社會帶來思想的啟迪和靈魂的洗禮,真正成為“燭照我們國民精神和靈魂的燈塔”。該劇主人公在與黨組織失聯的情況下,成了“斷了線的風箏”,但他始終把信仰看得比自己生命更可貴,在孤立無援極其惡劣的逆境中慎獨,毅然選擇用生命的代價去堅守信仰。無論是給黨組織傳遞情報,還是處決叛徒、營救同志,主人公都表現出對黨的一腔赤誠。這種因內心信仰而生的極其濃烈的自覺精神,展現出革命先輩為了信仰舍生忘死的崇高形象,也是對大無畏的共產主義信仰無聲又由衷的禮贊!

何謂信仰?馬克思說:“如果我們選擇了最能為人類福利而勞動的事業,那么,我們就不會被任何重負所壓倒,因為這是為全人類所作出的犧牲;那時,我們感到的將不是一點點自私而可憐的歡樂,我們的幸福將屬于千百萬人。”

信仰永恒。劇中主人公和許多人都建立了真實的情感,但無論這些情感經歷了多少波折,即便是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主人公始終信仰堅定,牢記職責,也正是在這種真實情感和高尚使命的延展和撕扯中,展示出共產黨人最堅定的革命信仰。主人公一生出生入死,為了黨的事業作出常人難以想象的巨大犧牲,而其臨終前的最大愿望僅僅是看一次升國旗,向國旗敬禮,這才是真正意義的對信仰的頌歌!不得不說作品深觸靈魂,引人深思。

信仰永恒。劇中,黨的地下組織聯絡人陸漢卿在生命的最后時刻大義凜然,在大聲朗讀毛主席的《為人民服務》后,毅然撞向了國民黨特務的竹簽,在毫不猶豫用生命保護了“軍統六哥”鄭耀先也是保護了黨的至高利益的同時,同樣詮釋了一個真正的共產黨人的光輝形象,那就是共產黨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永不變,即使面對酷刑和死亡,也要為黨和人民的利益慷慨赴死。這,就是信仰的力量,哪怕身處黑暗仍然迸發火光;哪怕面對逆境,仍然心懷希望;哪怕面臨死亡,仍然高歌刑場。

信仰永恒。電視劇喚起了那段塵封的歷史,喚起了大家對無數為新中國的成立付出了巨大犧牲的人們的致敬。整部劇的結尾,以老照片的形式展現了我黨隱蔽戰線的部分同志代表,他們給了這部虛構的劇情以真實的根基和生命,給了那段歷史以真實的見證和寄托,告訴人們這份金子般的信仰并非虛構于藝術作品中,而是真真切切的存在于歷史現實中!而今天這份信仰的傳承,則更加顯示了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不竭動力。

歷史啟迪著未來,毋庸諱言,在多元化的今天,信仰危機愈發彌漫并非危言聳聽,利益至上成為一些人的生存哲學,物質欲望正在侵蝕著信仰的根基。也正因為如此,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理想信念堅定,骨頭就硬,沒有理想信念,或理想信念不堅定,精神上就會“缺鈣”,就會得“軟骨病”。我們已昂首欣然進入習近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新時代,作為一名共產黨員,一名檢察干警,不得不捫心自問,如何抵御各種社會腐蝕和誘惑,樹立職業信仰,在信仰危機中堅定共產主義理想信念,強化責任擔當,都應該有自己的深度思考和回答。自省內心,即便我們沒有英雄們那種特殊年代特殊環境里的堅強的意志,至少應做到胸懷理想,熱愛祖國,認真工作,積極生活,唯以此回報社會,這也是我看完這部作品后給自己內心的最樸實的答案。

歲月如歌,惟有信仰永恒,方能永葆最初本色。今天,從歷史中汲取豐富營養的我們,熱血里依然承載著對人民和國家舍我其誰的責任與使命,這也將熔鑄成為我們共產黨員的夢想,為中華民族的奮斗與擔當,在走向民族復興的偉大新征程上,共同奮斗,創造一個更加充滿希望、充滿活力的嶄新中國!



文章地址:http://www.sfjzay.live/wenmi/xinde/duhougan/336520.html

彩票代理一般能查到吗